世末:第六章

0°

“该来的总会来的。”

他说着,喝完那一杯酒。岳震林,他突然觉得自己也是一杯酒,然后被人一口饮尽,什么都不剩。不管怎样,他还是出来了。

没有人会怀疑一场火灾会不会带走什么,就像没有人知道河底到底有几具沉尸。只要不开口,谁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。这个社会是很忙的。

岳震林很难想象他是如何花一年时间去沉寂的,从一个混子变成一个死废宅的。就像当初,他是如何迅速从一个底层爬起来,然后去颠覆一个帮派。当然,他知道后者的确与他扯不开关系。

从中解脱了,他就全然地迷茫起来了,也倒是像一个废物了,对社会毫无意义的。这种颓废使他像极了死宅,于是他也便把自己往着这个方向去。他的过往的确具有传奇色彩,不过早已是过去。

其实,他倒是有点相信自己是所谓的传说中的主角了。事情过去了还不到一年,新的变故就出现了。丧尸危机,还有一个看起来神神秘秘的少女。

“喂,吃东西了。”

岳震林把一盘包子端到桌子上,看着无动于衷的少女,有些无奈,甚至于有些意外。如果以前他混的时候,原来的小弟早就溜须拍马屁,有多机灵就有多机灵,不需要他多费一句话的功夫。反倒是这个新认的小弟,活得像他老大。

“喂,吃包子了,豆沙包。”

他拿出两副碗筷,一副搁在自己面前,一副递到她面前。考虑到她这幅模样,甚至还拣一个包子到她碗里。于是,她终于肯抬起头来。

“谢谢。”

声若蚊蝇,精细的五官中,最惹人目光的是那翠色的眼眸。岳震林想,她或许有远西之人的血脉,那里的人的发色和瞳孔颜色都很奇怪,也的确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。

少女拿起筷子,把这个豆沙包夹起来,小口咬着,十分斯文。这一幕是养眼的,岳震林觉得,这或许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幸运了。他选错了人,于是浑浑噩噩了这么多年,醒来时早已污浊不堪。没想到还能碰见这样的,纯白的少女。也许真是上天给他的救赎,让他好好保护这个少女。

少女的确实在救赎他,给他一个存在世界上的意义。

“真好。”

他低下头来,没有再继续注视着少女。而少女的表情,他最终也未能看见。

“好吃。”

这是她的第二句话。岳震林也就安心了。

“厨房还有,以后我也多弄点。”

他说着,也是这样做的。他向来不喜欢甜的东西,因为他觉得莫名的不适。不过,他现在有点喜欢了。

还不赖。他想着。

每每他去超市或者别的地方搜刮时,总要留心冰柜,看看里面有没有几袋速冻的豆沙包。

“这东西现在可搁不长。”

他拿这个理由对自己说,心安理得。很长时间内他决定要吃这些速冻食品,零食什么的,可以搁更长时间。

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个,或许也不是。岳震林在周围寻找着,始终找不到活人。对此,他既是担心,更是有些庆幸。这意味着她要跟着他很久,或许是永远,那么两个人应该是有很好的关系的。

“吃吧。”

他端上一盘包子,依旧是豆沙包。

“今天的是豆沙。。。”

“岳哥,”

少女突然开口,声音不大,却能被仔细听见。

“我想做点什么,希望能帮上忙。”

她低着头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总不能麻烦。。。”

她说着,从第一个字开始,他就意识到了什么。直到说完,他从一个妄想中醒来。

是了,他并不是什么垃圾小说中的主角,也没本事去安排一个人的命运,她并不是他的什么东西。他不能左右她的想法,更无法阻拦她的离开,如果她想的话。

他沉默着,同意了。

“。。。好。”

复杂的心境不定,他支持少女的想法,却更希望她能知难而退。然而,她的意志是很坚定的。他只好成全,一步步退让。这一过程令他感到万分的痛苦,她想要成长,这就会逐渐脱离他 的羽翼。

“对此,我应该只有欣慰。”

他想,然而他的确是难以做到的。不过,他还是选择去做了。

“我无力了。”

当她可以杀死一只丧尸时,岳震林终于默认了。他觉得有些东西早已命中注定,就像当初那几杯酒。

“我可不像你啊,虎爷。”

岳震林有了放弃的想法,他最后的一次挣扎也是在那一次遭遇。他抱着最好的想法,然后全部被击碎,一点都不剩。果然,他看人是从来不会看错的。

那双翠绿色的眼眸,的确。。。很坚定。岳震林仿佛看见了以前的自己。

是的,他不是什么主角,她也不是什么女主。在这里是末世,每个人都不过是要学会好好地活下来,直到黎明。那么,她想要获得生存的能力,独自地生存下去,没什么不好。至少,没了他还可以活下去。

“所有人都死了么,除了我和她?”

岳震林笑了笑,自己还是太过于幻想了。他知道其实还有是有人活着的。

“好吧,那就放弃吧。”

尽管中间还有些波折,不过已经无关紧要了。

摊牌之后,他到这时终于明白了少女的心思。一切都是为了他吧,这个女孩。可惜了,她的举措反倒是让他真正地死心了。

“我在以前还想过结婚生子什么的,现在可就不行了。这么说来,她的确是个救赎。救赎了我的心。”

岳震林准备动用他迟疑了很久的计划。很大,他准备了很久,终于可以继续了。


速冻食品终于不能再吃了,脱离了低温一月有余,已经是极限了。什么食物都是一样,无论是包子,饺子,还是别的什么。岳震林看着堆积的几袋豆沙包,扔进了垃圾桶。

“吃巧克力。这些坏了。”

他对少女说,自己撕开一个包装,咬了一口巧克力。

巧克力不是很苦,但这一回是,十分的苦涩。

甜的,也还有,豆沙包,没了。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文学
文学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
隐藏
Sing
表情包    周边商店 研究所 论坛社区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