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末:第五章

0°

我姓余,余虎,江湖中人给个面子,肯叫一声“虎爷”。当然,什么爷都有,也不缺我余虎一个。不过要说到在这里,还得是我余虎最大。

混生意都是一些正经八杆的,那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是一点都不想碰,也玩不起。也就是放个贷款,替人撑个场子。这年头,黑是黑不起来的,而白呢,弄不过那帮长脑子的,也就是凭着身上的气力干活。

做大了,事情就不好管了。兄弟们都要吃饭,规矩也就不当回事。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没有过问。因为这人心就是这样一回事,你弄不了,那么逼位也就很顺理成章。我也是一个贪财的人,也就是如此默许了。一条黑的下场自然很凄惨,我有时候在想,假如当初我就照着规矩做事,也不至于落入今天的这般田地。

现在想来,我最后悔的事,就是把那个鳖孙弄到我这里,把一头老虎搁在我的位子前。我以为我可以驯服他,但是我错得很离谱,那可是一头噬主的恶虎。比起我来,他更应该叫一声“虎爷。”

真他娘的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,亏我还待他如此,没去找他那个烂酒老爹的麻烦,把这个孙子没直接丢到牙子手上。

活见鬼的,我当初怎么就放过那个小鬼了?


“虎爷,就是这个小鬼。”

余虎看了他一眼,宽大的脸上皱了道沟壑。

“你就被砍了?还搭上了一个兄弟。”

这个人低着头,有点畏惧,“我,我只是不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咔嚓。”

“哪里来这么多屁话,砍了就砍了,还特么嫌丢人不成。”

余虎放下手中只剩下半截的啤酒瓶,甩到一边。再看看满桌的饭菜,突然倒了胃口。

“呸!晦气。爷今天不准备整你,自己找医生缝几针,该做什么的做什么,明白么?”

“明白,明白。”

“那就赶紧给我滚蛋。”

“是!”

那人连忙走出去,连头上的血都不顾。余虎叫人把桌子收拾一下,目光看向了被押过来的小孩。正巧,对上了眼。

“哦?有点意思。”

他说着,笑着,突然来了兴致。小鬼眼里不是畏惧,也不是愤怒,而是冷漠,仿佛在看一个死人,也倒是真像一个能杀人的。

“他说你砍了我一个兄弟,我本来还不相信来着。现在我倒是相信了,真杀过人啊,小子。”

没有任何回答,余虎不在意,慢慢踱着步子,走到他的跟前。然后,踹了一脚。

“真当你厉害是吧?!还砍人,医药费你出啊?!”

“还不是得让我出。”

余虎摸了摸口袋,取出一盒香烟,抽一支点着。

“把他带到老八那里,这小子该混这一行。对了,通知老八好好照顾,别净给我扯些花里胡哨的东西,该干的让他干,不该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余虎抽着烟,吐了一口气,摆手。两个大汉拎起小孩从一旁走出去。

“我倒是要看看给他几年时间能混成什么样。”

他有些欣赏那个眼神,于是,他愿意给这个小鬼一个机会。


这个时间比余虎想象的要快了很多。余虎知道自己是一个狠人,有一个人现在比他更狠。这小子比他想的要狠,不仅是对别人狠,对自己也狠。于是,他就上来了,还只是将近一个高中生。

“虎爷。”

少年低着头,恭敬地站立在一旁,“您找我?”

余虎吃着菜,把一粒花生米喂进自己口里。他对这个手下十分满意,正好,这几年也发生了一些令他不愉快的事情。

“听说你又差点砍死了一个人?”

“这是第几个了?”

既是诘问,也是赞叹。

“真对得起别人送你的外号,凶虎。”

余虎搁下筷子,看向他。这几年,他的表现摆在那里,他想上爬。只是在老八那里混了一段时间,名气都要超过一些比较低调的派系老大。

“我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余虎说,少年的表情略微触动,

“成了,你就是我余虎的亲兄弟。不成,别给我整些没用的。”

“嘭——嗤——”

一瓶啤酒被打开,余虎倒了两杯,一杯他自己一口饮下。另一杯,推到桌子的边缘,那少年的方向。

“你怎么选?”

余虎看着,依旧是一双冷漠的眼睛,三角眼。

事情被很顺利地完成了,做的很漂亮。余虎再见到那个少年时是在医院,他没说什么。自顾自地打开自己带来的啤酒,从饮水机上拿两个塑料杯,倒满。

“你老爹早死了,几年前被车撞死。你妈到别的省份去,找了个人又嫁了。”

“回头你八哥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。以前的事,就是陈皮烂谷子,我希望你不要再追究。我是混这条道上的,道有道上的规矩,我按规矩办事。”

“从现在起,你就是十三,我的亲兄弟。”

余虎说着,把一杯酒一饮而尽。

“好好养伤,你以后也是一位爷了。”

余虎不知道这是哪一天,之后,少年回来了,这个帮派里又多了一个旁系,又有了一位爷,“岳爷”。

老一辈的在老去,越发倚老卖老。而新一辈的他自然受到了更多的敬仰,余虎不准备阻拦,因为他那帮兄弟的确得敲打一下。这人就是这样,权力大了,老了,也就容易犯糊涂了。

第一个闹事的是老六。他的地盘占多了,占了新来的份额。于是,少年就去抢了回来,依旧是那一股狠劲。

余虎不管事,他只是表个态,他让两个人自己私。情况并未出乎他所料,老六是开赌场的,也是第一个碰的,不知道私下又干了多少肮脏事,余虎很早就想对付了。因为老六坏了规矩。

老六被解决了,坏了手脚。下一个是老五,接着是老七,老九。要么坏了规矩,要么藏了异心,都被揪了出来。这正是余虎想要做的,找一头足够凶恶的老虎,除掉叛徒。

只是当他默认事态时,又感觉到有些凄凉,有些心寒。有很多兄弟,出生入死,现在看上了他的位置。有很多,已经不再是兄弟。

“现在就冷咯。”

十二月的朔风,即便是在屋内,余虎已然觉得冰冷。他看着一旁的少年,的确不知道自己能否信任他。

“来了多久了?好几年了吧?”

“我多了一个兄弟,又失去了很多兄弟。老实说,我是很难受的,但是更气愤。”

他们想占他位置,甚至联系了外人。他们觉得,他在老大的位置上坐得太久了。

“剩下的,又成了瞎子,两边望啊。也就你和老八,老三是站在这边的。”

余虎叹了口气。

“你说,这人咋就这么。。。利益,我活了这么久,还真不知道这玩意有这么大的能耐。”

“过几天你叫老八,老三陪我喝酒。”

余虎说,他准备做事了。

不同于少年,他做得很干净,也很绝。因为,他心冷了,肮脏随处可见。所有的,都很快的做好。这些年来他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,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现在他醒悟了。

然后,他去喝酒了。

“喝吧。”

余虎斟满了四杯,一人一杯,依旧是啤酒。

“想当年拜把子都是喝的雪花,喝了就是兄弟,喝了干了对不起兄弟的事,那就是坏了规矩。”

余虎看着众人,一口饮尽。

“这么多年来我还是没有忘记,因为我知道这才是我在乎的。”

“喝吧。”

余虎看着,少年举起自己的一杯,饮尽。老八颤巍巍地拿起杯子,只是喝了一半,杯子落到了地上。

“咣。”

“虎爷我错了,我。。。”

老三跪在了地上,身体不住地颤抖。老八脸色苍白,低下头。余虎没说什么,他靠着椅子,闭上眼睛。

“吃饭吧。我请客。”


余虎突然想到了从前,他和他那帮兄弟,那时还没有自己的帮派,十来号人打拼,一起做事一起喝酒。然后在就是一起拜把子,从下层混到了现在这幅模样。现在,所有的兄弟都快没了,也就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。

余虎毫不怀疑下一个是他。

“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不是你,我那帮兄弟还在,我也就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任凭他们随意,也倒是没有现在这么凄凉。”

余虎说着,看着少年。

“你是那里的吧。”

他很明白,能混成这样的人也不傻。

“陪我喝一杯酒。”

“算是兄弟的最后一杯了,谢谢。”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文学
文学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
隐藏
Sing
表情包    周边商店 研究所 论坛社区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