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末:第四章

0°

尽管的确说了很多过分的话,那个女孩却没有多大的触动。大概是这样吧,莫名其妙,莫名其妙地哭,莫名其妙地没有被话语刺激到。经过这事,两个人的关系又隔的远了一些,我对她的态度终于只是一个陌生人了,不过原本打算两个人各自行动的目的坏事未能实现。最后的妥协是,她与我还是同行,作为副手。

上一次的丧尸围堵仍让我耿耿于怀,我疑心是什么人做的,便不敢轻举妄动,只好把寻查的范围再度扩大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好歹是实现了我最初设想的目的——让这个少女获得独自生存的能力。我教会她怎么实用别的武器,教会她如何快速地杀死丧尸,于是她便逐渐熟练起来。

少女以往沉默而郁郁的表情被冷漠所取代,仿佛也便成了一台杀人机器。这样的结果或许是我不曾想过的,我再度看了看左手上的疤,没准备问自己是对是错。因为,时间会给我最后的答案。

时间再度地过去,又是一个月后了。

“咔嚓。”

我用钢管敲碎窗户玻璃,将玻璃残渣一点一点地打掉,尽管这会发出很大声响以至于引来丧尸群,但此时并不只是我一个人。

“你看好窗户,有丧尸来便杀死,应付不过来叫我。来不及便自己先走,门钥匙给你了。”

我说着,迅速地进入眼前这个大超市,打开一柄手电筒,这超市算是离驻地还算近的位置,周边能搜罗物资的早已搜罗殆尽,这里便成了目标,可以支持暂时的供给。

四处望了望,很快便找到了食品区,以及,看见了一些丧尸。

“这些鬼东西真是杀不完。”

我暗骂了一句,用空出来的一只手持着钢管解决掉它们,随后将身后的背包取下打开,连忙将一些食物往里面塞去,因为外面的丧尸很快就会过来,到时候就走不了。真不是事,鬼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又变异了,对声音和气息这么敏感?

“它们在接近。”

我想着,左手臂上固定住的接收器传来清冷的女声,可以听见轻微的喘息。看来形势的确变得不好,我再将几瓶水塞进包内,将背包合上,往来时的方向快速过去。

“坚持住,准备会和。”

我说着,快步走过一个又一个商品区,偶然瞥见一些小饰品,女孩用的饰品,稍微顿了顿,随即走出超市。情况不算太好,地上已经有十几具丧尸的尸体,她用扳手再度将一个丧尸的头颅击碎,早已泌出了细汗。而外面仍有十余只丧尸赶来,后面还会有更多。

“我开路,把东西拿好。”

我把背包卸下丢在地上,上前用钢管戳向一只丧尸的眼角。或是承了末世的缘故,我与她的身体素质远远超过了常人。在这一个月内逐渐增强,不过想要在末世横着走还是过于幻想,顶多能很快地杀死许多丧尸。很快我便清出了一大片空白,抵达我们停车的地方。

“准备启动引擎,撞死几个。”

我说。大街上的路足够宽敞,也是运气不错,末世之前这里路况很好,没有多少车经过,于是便可以在此时开车经过。不过丧尸同样也能很快地在这里汇集成一大片,步入大街,一眼望去是黑压压的一片,数量极多。

“轰!”

货车很快被发动,我连忙翻进后面的货仓。她开着货车狠狠向前行驶去。货车强大的马达和较重的质量能使它轻易地向丧尸群撞去,而不至于翻车。于是,眼前的丧尸要么被卷到了车胎下,要么被撞到了一边。凭借货车的威能,杀出了一条路来。

等到回到家时,时间为15:39,可以说是十分的快速了。

“很好,”

我看着她点了点头,又说着,

“你把东西清点一下。我先去换一身衣服,清理一下。把要的食物放在桌子上,剩下的全部搁在阳台那里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洛天依说着,正要去时,我又突然想到了什么,说了一句。

“你要不要什么东西,刚才路过那家超市里面有一些女生用的饰品,如果。。。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她打开背包,把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。我摇了摇头,没有说什么,走进卫生间。


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想法。即便是做梦,她依旧会梦见那句话。而于此,她只是觉得心痛罢了。没有别的什么。一个月了,也就是麻木了。

我总该可以平淡地面对你了。她想到,他的冷漠很轻易地击碎了她所有的幻想,这种被迫装出来的冷漠,她知道是为了什么。于是,她也就心灰意冷了些,也就以一副冷漠的表情了。她想她自己已经可以去面对一切。

可是,她的确不能,哪怕他露出些许的温情都能让她欢欣鼓舞。她是惊恐的,不安的。

速冻食品,高热量的零食,她默默地将其一一取出,从中安排。除此之外,背包里面还有一样事物。一个白色的束带。

她沉默着,因为行动便利的缘故,她早已将长发剪短。这东西,对她来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。

束带被她紧紧地攥在手心。


等我再次摸索身上的衣物时,终于想起来把那个装进了背包。当时路过饰品区时来不及多做什么,于是匆匆把一样装入背包。不过,看她的样子,也是白拿了。

“那就算了。”

我这样想着,没有多少别的想法。因为,她这个性格也许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。还是那一句话,时间会告诉我最后的答案,到底是好还是坏。也只有时间,才是最公平的存在。

今天的晚餐依旧是比较奢侈的速冻食品,难得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放在常温环境下还没有变味。要是在过久一点估计就只能吃一些包装的零食了,要是就一些。。。。。。。我撕开袋子。

豆沙包,很常见的速冻食品,这一个月来也吃得最多,而每一次都能让我回忆起那时候,当时的那情景。而我却不曾换过,不曾说要吃别的什么。现在想想,我倒也是莫名其妙的性子,莫名其妙的。

也没用多久,豆沙包便煮好了。当煮好时,洛天依也从卫生间里出来,难得的换上了她以往的那一套衣服。这一下让我有些惊讶,更意外那个白色的束带,这应该就是我带回来的。

“这是准备做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怀念。”

她这样说着,用眼睛看着我。我也是看着她,看着那一身的琉璃湛蓝,有点恍惚。

“以后你就跟着我混吧。”

我突然觉得当初的这句话有些刺耳,同当时不同,也就快成了一句空话了,再假不过。

“有什么想说的么?”

我把豆沙包端到桌子上,

“没有的话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她对我说,

“这个束带,谢谢。”

“。。。哦。”

心情略有些复杂的我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默默地用筷子拣起一个豆沙包,咬一口。任凭发腻的黏稠在口中弥漫开来,化作几近不可察觉的苦涩。


大抵我是迷茫的,竟是将以往的情感又加到了自己身上。好久了吧?自从成了一个在道上混的,好不容易才走出来,却没有能力去面对这个世界了,面对这个社会。

假使我的确对这个女孩有过多的感情流露,我都不曾认为这是对她好。她可以是同我以往的手下,下属,或是高一级的。但,绝不能是伴侣这样的存在。因为我知道,我不配。我从骨子里同她早已是人间与地狱了,我做过太多的错事。

当她的眼泪滴落时我并不知道我是怎样的心情。我只是认为,一条裂缝在两人之间撕扯开,我仅仅想把它补上。直到现在我才发现,它只会是越来越大。也只会有越来越大的裂缝罢了。

不过,谁会相信他们极力否认的事情呢?我也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愚人而已。所以,我用着冷漠去面对她,尽管早已被她看穿。在那一双翠绿色的瞳孔中,我便轻易地看见了,我早已暴露。

我看见了,她眼眸中的事物。

时间在向我证明,一个人的情感是如何的坚定和难以更改。我总也早该明白,她的确是一个执着的人,不是会那么轻易的结束。而我自己,也的确狠不下心来做什么。从我看见她的那一刻,有些东西就已经注定。从那一张照片开始,或许我已经在真正地去在意一个女孩,甚至是去爱一个女孩,只是我不愿意承认。

我闭上眼,脑海中是一双莹绿色的瞳孔。

“她应该学会了如何自己去生存吧?”

我说着,稍微有些死志。我总算是完成了我原本设想的,我想做的,那么我的存在也就不重要了。而且,的确有些事情要做了。

我看着手上的那道疤,无声的笑了笑。

“真希望一切都顺利啊。”

直到现在,我仍是不知道年幼的我是如何在那种地方好好地活下来的,也许是上天的旨意吧。

“或许是让我在这时候偿还吧。”

他死了,也好,我死了,也好,都一样。


我把她推向丧尸群。

我抛开,

丧尸围向我。

那么,一切都成了。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文学
文学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
隐藏
Sing
表情包    周边商店 研究所 论坛社区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