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末:第七章

0°

偶尔地,岳震林也会做几个相同的梦。他梦见自己小时候,手里握着一把菜刀,于是血就流出来了。有很多诧异的人,有一张面孔他再熟悉不过。只是诧异着,流露出更加复杂的神色。

他很冷静,甚至可以说是漠然,他早该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,于是他也就平静了。砍完这一刀,接着是下一刀,然后他就失去了全部的气力,被带走了。

梦到这里,他就醒了。


“车又坏了。”

岳震林垂下眼睑,把发动机关了。

“只能在这里下车了。”

很多时候,偶然是会变成必然。而岳震林很擅长这个,就像当初。

“走吧。”

岳震林走下车,少女没多问。跟着。

丧尸自从上次之后,变得更加的集聚,岳震林知道为什么。他对少女说,丧尸进化了。

“它们变得更加不好对付,你要小心了。”

随着如此,他们的行动更加的谨慎,借助一些能开的汽车搜集物资。现在,这辆汽车坏了,他们得赶紧寻找一辆可供驾驶的汽车。不然陷入尸群中,谁也走不了。

这一带路很偏僻,车辆很少,因此他们可以开车驶过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丧尸更加容易聚集,可供驾驶的车辆更加难寻。

花了不短的时间,岳震林找到一辆可供驾驶的车辆。车辆是在一个百货店旁。他沉吟一下,决定先去百货店里面搜集物资。以前的食物所剩无几,而每一次外出的风险都在加大。

“我进去,你在外面守着。”

岳震林不作犹豫,进去之后尽快装东西。

出来之后情况已经相当严峻,少女抵挡着来往的丧尸,无数的丧尸向他们涌来。可以看出,她的双手开始颤抖。

“走!去车那里。”

岳震林拉住她的手,朝着车辆那里去,然而车子早已被后面赶来的丧尸淹没在身后。

“失算了。你跟紧我。”

他把手抓得更紧,在街道,车辆,还有小巷中穿梭。遇上堵路的少量丧尸直接杀死,不敢停留。但是这一次并不是上一次,他们离家太远了。

事实上,从他们失去载具的那一刻起,这已然是最终的结果。


“这可就麻烦了。”

岳震林看着地上的尸体,叹了口气。正准备把照片拿走,照片却忽然掉落在了床的边缘。他弯下腰拾起照片,往床下瞥了一眼,看见了一个湛蓝色的盒子。

“同她衣服一样的颜色?”

他想着,把盒子拿了出来,打开。

里面什么都没有,除了一张纸条。

「洛天依,15岁生日礼物,祝。。。」

强烈的刺痛感再次传来,岳震林险些昏阙。

“这是?”


已经,力竭了。少女右脚向前迈去,却未能踏稳,她的膝盖发软。这样的后果是,她的身体重重地往前倾去。右脚踝,如同上次一样,扭伤了。

那人接住了她,看着她,有些犹豫。

三角眼的目光中,神色闪烁,于是她就有了一种可怕的猜想。

“我曾经说过一句话,重要的。。。抱歉,我无能为力了。我想活着。”

他松开了手,把她往身后轻轻一推。她终于变得惊恐。

“不,不要。。。”

她慢慢往后跌着,落在了地上。看着前面的人,伸出手去。

她什么也抓不到,人的身影渐渐地远去。

“滴答。”


“听好了,小家伙,你叫洛天依哦。”

“天依乖,奶奶给你弄点好吃的。”

“天依?天依?不哭,不哭,你不是什么怪物,你是奶奶的小宝贝呀。”

“生日快乐,天依。你又大了一岁了。”

“天依?有什么事别憋在心里头,跟奶奶说,是不是他们又欺负你了?”

“真可爱,我们的天依长得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
“咳咳,我,咳,我怎么会有事呢?好了,咳咳,别哭了,那就不漂亮了。”

“天依呀,今天,你就十五了吧,时间过得可真快啊。”

是啊,时间过得可真快。只是一转眼,她就不在了。只给她留下一张照片。她呆呆地,不知该怎么办。

“那么,以后你就跟我混吧。”

她看来过去,

“我叫岳震林,喊我一声岳哥就行。”

身材魁梧,一双三角眼,这人是这样说着的。他并不擅长说话,

可是啊,他却用行动在向他证明。

“岳哥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“。。。你是跟我混的。”

他说,

“那我是你大哥。哪有大哥不对小弟好的。”


“抱歉,我无能为力了,我想活着。”

也许是死前的走马灯,她回想起有关这个男人的一点一滴。

沉默寡言,却值得信赖。

用着难得的煤气做饭,做豆沙包。

永远在危险的时候站在她的面前,永远保护着她。

尽管假装着冷漠,哪里肯狠下心肠呢?

她笑了,回想着那些记忆,对她来说都是美好了。世界除了她奶奶,也就只有他这么在意她了。

她想啊,要是哪一天头发又长了,就把那个白色的束带系上吧,给他看看,看看自己。

她哭了,只有一个名字。

“岳哥。”


“人是很健忘的生物,你们一样,她也一样。对吧?”

岳震林对着几个人说着,

“我也是啊,这才一年,手就生疏了,连几个人也要废些力气。”

“几位混哪一行的?保护伞公司?”

岳震林放下钢管,放下背包。他揉了揉太阳穴,感觉到剧烈的疼痛。

“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事,能说说我是什么情况么?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没有人说话。

“让我猜猜,我感染了病毒,不过体质有些特殊,所以来的晚一些?碰到一些特别的东西就会无缘无故的头疼?比如试验品?”

“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。虽然我想我也得死了。”


岳震林看着纸条和盒子,有些沉默,

“和刚才一样的头疼。”

他想起之前的头疼,他以为上一次是那个病毒。

“那么这个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
“算了,反正早就预料到了。该收尾了。”

岳震林打晕几人,看向一旁的仪器。

“天依呀,大哥可就什么事都跟你办妥了。”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文学
文学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
隐藏
Sing
表情包    周边商店 研究所 论坛社区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