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狂人故事

0°

莱利安小姐摩挲着银灰色的枪,左轮式,有几分惊叹。
  “这可真是一个神奇的物品,十五发子弹的左轮枪?”
  尽管很多次看见这把只有六个弹孔的左轮枪。
  距离上一次的食尸鬼事件已经过去了五六天,莱利安的生活再次恢复了宁静。这种宁静的感觉的确是不错的,假如平静之后不再是下一次风暴的出现。莱利安的血脉已经决定了她的生活难以平淡,更何况还有另一样事物。
  【检测到新副本(相性度极高)】
  【开启副本:龙与人的游戏(是否开启)
  鄙人觉得这个副本是很适合您的哦,我亲爱的奥古斯利特▪莱利安▪洛天依小姐,假如您很清楚地明白伏都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组织。】
  湛蓝色的字体不请自来地浮现在她面前,洛天依手上的动作一滞,
  “一个新的副本?龙与人?或者说,龙?”
  无论是东方龙还是西方龙,都是站立在世界极点的传说物种。它们强大,拥有着令人绝望的力量,因此难以被人力所击败。在它们的面前,个人将会是极端的渺小,会是极为悲哀的。在龙的眼里,人或许与蝼蚁无异。
  洛天依自然明白这一点,因而她升起了几分兴趣。
  “可没几个游戏会将这种生物放在最前面让玩家去挑战呢。”
  洛天依是有自知之明的,她很清楚的一个事实就是:她的确没法对付一只巨龙。
  而且,这或许还是类似克苏鲁那般怪诞世界的一条龙。
  字体变换在空中,似乎知道了她的想法。于是演化出别的字样。
  【喂,您这是在说我们游戏垃圾吗?我亲爱的莱利安女士,请不要有这么肤浅的想法。或许有些事情需要您亲自去尝试一下,顺便说一句哦,这可是别的世界副本。】
  “别的世界?”
  洛天依思索着,把枪放回枪鞘,她心中的好奇更是多了几分。
  “也就是说不止这一个世界,还有别的世界,甚至是完全不同的事物。”
  【是否开启副本《龙与人的游戏》?】
  字体再次变换着,留下浅浅的字迹。莱利安不为所动,她只是在斟酌着,
  “知道伏都教的话?”
  食尸鬼的事情与伏都教离不开关系,而最后的最后,控制食尸鬼的却是罗门力哥的门徒,凭借着《食尸鬼教典》的残叶。
  “看来或许还有一些渊源。”
  在上次的事件末尾面板已经通知她伏都教即将到来的消息,而这一次再一次准备强调什么。
  “是实力不够么?对付伏都教的势力。”
  她看了看桌上再次堆积的翻译稿件,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  “如果没有猩红之枪的话,上一次的门徒也难以对付。”
  手上仅有的几份超凡之物,那本书已经交给了它的适用者,而觉醒是需要时间的。她的实力难以在短期内提升,这便是另一种限制。
  她想着,却也拿不准副本中的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到底是指的传说中的龙,还是某种以龙命名的怪物,或者人类。
  “我所要做的事情是我可以做成的,假如这是一个游戏的话。”
  她想着,终于没多少犹豫。
  “如果我进入这个异世界的话,在这个世界会怎样?”
  【暂停,您要相信这是一个游戏啊,亲。】
  “是么?”
  莱利安收起桌上的翻译稿件,她从中找出翻译的最完善的一份,很碰巧的是,裂雷文的《神妄破念法录》第一章的第二节「迷裂」有另一个翻译:狂人之语。这一节的开篇是一个小故事。
  狂人的语言杀死了谁?她杀死了自己。她的身躯因而变得丑陋不堪,她的躯体难以恢复,只有等待着死亡的到来。再然后,有另一个狂妄者的到来。你知道的,狂妄者是来杀死狂人的,为了她的神明。而在然而,神明也将会微笑着,看着狂人再次出现,周而复始。
  因为这个小故事,莱利安决定把法术名定为“迷裂”,也就是“狂人之语”。她并未明白这个故事的哲理,因而后面的翻译存在着残破,难以接下去。
  这种事情困扰着她,原本的「灵惑」可以说完全没有攻击能力,手头上用于攻击的也就只有一把“食尸鬼典型式”左轮。而这件超凡造物在赋予超凡的同时也有限制,一天可以打出的子弹只有十五发。
  如果这时候面板突然给了她这样一个副本,那她就不得不琢磨一下“迷裂”和“龙与人的游戏”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联系。或者说相同的立意。
  “狂人,狂妄之人,龙与人的游戏?”
  莱利安觉得这的确会是有意思的东西,她给出一个相当果断的答案,龙与狂人,然而不一定是这种,或者说会更加疯狂。
  在她的脑海中隐约猜测着别的想法,不过最终没有成型。稍微的把翻译好的稿件看了看,凭借着对狂人的理解,她勉强破译了一部分。结果很有趣,完全不同于第一节的白话,第二节在讲述一个或许是连贯的故事,也就是狂人的故事。
  第二节总共可以分为十九个小故事,她目前破译了八个,每个故事都在讲述狂人,只是叙述方法不同。
  剩下的几篇各自看似独立着,例如第二个。
  狂人从梦中醒来,她看见了人,她不肯理会。因为她知道这人是假的,虚假的可笑。然而她无法去发笑。
  第三个,
  他,是一个狂人,他独自看着灾难的到来,却只有发自内心的快意。不为了什么,仅仅是发自内心的快乐,或者说是愉悦会更好一些。他憎恶着狂人(另一种翻译是虚假),他不是狂人本人(或许是迷裂)。
  诸如此类难以理解的话语,如不是莱利安尝试构建了裂雷文的语素以及语法,她的确以为自己翻译有误。
  在翻译第九个时候,她已经无力去翻译了,因为新事物的出现,
  双人的,无法的,难以预言的■■■,你看着,你不明白。为什么?■■■人■大抵■■不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■。
  大量不同于前面八个的裂雷文文字被使用,甚至是语义上的完全颠覆。莱利安差点误以为第二节是由不同的几个人撰写的,从这后面起,每一小段,她所猜测的小故事构造,都是完全不同于前面的文字与语义。
  “而龙?”
  莱利安突然想到了一个裂雷文的“龙”,一个异义是“狂热而不能之人”。
  古代裂雷文的使用者想表达的意思,是被命运所束缚之人。他们以“狂热而不能之人”代指。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
隐藏
Sing
表情包    周边商店 研究所 论坛社区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