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离奇的尸体

0°

“有人的抓痕,那么这件事情肯定有人参与,如果那个年轻人的确没看见,似乎也说得过去,但是,另一个奇怪的地方是,血液呢?”

  斯曼有些头疼,他倒是宁愿相信老维尔在欺骗他,而不是事情本身就这么奇怪。

  “尸体确实是被什么东西撕咬和啃食过,可能是猎犬,那么有人就不足为奇了。嘶哑的吼叫声也可以认为是猎犬发现了来者而发出的呜呜声,不仔细听的话,辨识度也并不是这么高。”

  “可是,心脏,还有胸腔,这么大面积的损坏可不能用猎犬梗塞过去的,大型的猛兽,势必会留下清晰的痕迹,比如说脚印,庞大的体格在这种泥土上不可能压不出脚印。”

  以斯曼仅有的尝识,他的确对此颇感无奈。这具尸体,血液发暗的根本不像是刚死的。如果不是老维尔信誓旦旦地保证,斯曼更相信是有大型猛兽杀死了他,然后有人剖开,取出里面的东西,然后弃尸路旁,被路过的老维尔一行人发现。可是,时间对不上,甚至就算是老维尔想装作他不知情的情况,也是有很多地方出入很大。

  “算了,先定性为大型猛兽袭击,给镇民们一个交代,不然镇长可说不准会做些什么事来。”

  说起镇长,斯曼有些头疼。这个镇长,的确令他深感无奈。不过,他的确不得不依仗着镇长。

  他们去的时间是早上,现在已经接近中午。由于要运回尸体,有人死去的消息已经在镇上传开,趁现在还没酝酿成人心惶惶的局面,斯曼警长必须得尽快做些什么。

  于是,随着许久未曾敲响的钟声,小镇上的镇民纷纷放下手头的事情,赶到镇中心,镇长所在的屋子前。

  首先,说话的是一个身材中等,留着胡须的中年人。

  “鄙人威马胡兰·谢岭,添位镇长一职。我对此次召集深感歉意,但的确不得不来告诉各位一件事情:韦安,你们中的一员,不幸受狮子的袭击死去。”

  闻言,镇民们十分惊惧,显示出极大的不安。一位老者代表着镇民,站了出来。

  “您是说,威斯克镇外徘徊着一头狮子?那种高大,毛发蓬松的野兽?”

  “是的,狮子,一种原本不属于我们这儿的凶兽,它的眼睛如铃。。。我是指鸡蛋那么大,爪子比恶魔还要修长,一下子就可以戳死人。但是,各位不必惊慌,我相信我们的斯曼警长会处理好的,他总是那么令人信任。”

  在他说话时,斯曼就站在一旁,用帽子遮住自己的脸庞。因为,他知道接下来镇长会说什么。

  “他,英勇无畏,不惧困难,本人相信他一定会用手中的那把左轮手枪杀死那只猛兽,把它的皮毛和血肉带回,来为我们可怜的韦安记悼。”

  这种事情,还是请您找猎人吧。斯曼警长把帽子拉得更低,似乎受到了奥古斯利特·莱利安家族的影响,镇长对警长的位子抱有过多的幻想和报复,总是想方设法地让他去完成一些不太可能的事情。

  “我们应该向斯曼警长欢呼,因为他的确会做到的,我以镇长之名!”

  在今天这种事态下还想着坑他,的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很厉害的。

  韦安的尸体被放置在了小镇上的教堂里面,神父为他们腾出一间空房放置尸体。在警告商队的人不要去向着镇民乱说话后,斯曼带着一名经验丰富的老猎人过来看尸体伤痕。

  老猎人是一个沉默寡言,诚实守信的人,因而斯曼大可以放心。他揭开尸体上掩盖的亚麻布匹,把伤痕示意给老猎人。

  “您能看出什么?”

  老猎人看着尸体,原本还算平静的神情,一下子有了极大的波动。

  “这不是狮子,也不是老虎,豹子。甚至不属于我所熟知的任何一种大型野兽,你看那处伤痕,这是一个牙印。”

  老猎人知道斯曼找他来做什么,他指向尸体胸腔上的一角,并用着娴熟的手法把肌肉的纹理展示出来。就在胸腔靠近右肋骨第三根的位置,残损的肋骨旁,一个似乎由牙齿咬出的有规律的肌肉凹陷群排列着。

  “这不是野兽那种三角齿能要出来的,它们只会用牙齿狠狠地剜去一块肉,而不是这种无法撕裂的情况,它给我的感觉仿佛是人咬的。”

  “你再看这个胸腔,是从心脏的位置逐渐破裂大的,里面的东西更像是用什么东西拉扯出来的,而肋骨破坏需要极大的力量。我们可以这样设想:他先是被扑倒在地,不知名的东西扑倒了他,用牙齿啃咬着他,这些衣服碎片可以证明它有过这个行为,这东西有爪子,但是它的牙齿并不锋利,因而在扑倒后立即用爪子刺向心脏,巨大的力量立刻崩断了肋骨。接着,它从刺的位置向胸腔的别处掏去,把那些内脏掏出来,用两只爪子持续扩大胸腔的面积,这才形成这个模样。”

  “您说它的牙齿并不锋利我明白,可是为什么会有锋利的爪子?”

  老猎人没有说话,把尸体身上的衣物指了一指,在尸体还算完好的身体上,覆盖亚麻布制成的衣服上有几道竖着的刮痕。

  “我说不出它是什么,我只知道它有爪子,巨大的力量,以及不是野兽的牙齿。”

  斯曼沉默了些许,说了一点实情。

  “从听见惨叫到抵达那里,不过一分钟。”

  “弄成这样,也不需要一分钟,如果它行动极为迅速的话,有时猛兽袭击人到人死亡,也不过几眨眼的功夫。这不是问题,你还有别的什么没告诉我。”

  老猎人目光转向了他,花白的胡须下,嘴唇似动未动。

  “他的血液,以及还有的我不知道的。斯曼,我的孩子。”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斯曼沉默着,没有回应。见此,老猎人没说什么,只有一句话。

  “你最好去问一下奥古斯利特·莱利安女士,她或许知道什么,”

  “关于一些怪物的事情。”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文学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
隐藏
Sing
表情包    周边商店 研究所 论坛社区
关注我们